|箱包展示 |联系我们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箱包配件 >

“我们只是实习生

作者: admin发布时间:2019-03-08 21:01

  俗话说,一技在手,走遍天下都不怕。广州人禾树勋就用十几年的时间,练就了一手修理拉杆箱的独家技艺。即使档口藏于广州文明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,也引得五湖四海的客人纷至沓来。

  拉杆箱的任何疑难杂症,只要禾师傅的配件齐全,都能在一粒钟之内全手工包搞掂,江湖人称“修箱圣手”。禾师傅从来不怕没生意,还经常毫无保留地向来往街坊、修拉杆箱的客人传授经验,教大家如何才能买到一个结实耐用的拉杆箱。

  “这些年来,我修得最多的就是拉杆和轱辘。”禾师傅修拉杆箱靠手艺也靠手力,敲、锯、磨、钳……十几个工序全部都靠手工完成。记者看到,他厚实的双手布满老茧,手指也在十来年每天八九小时的工作中逐渐变形。禾师傅说,别的不敢包,只要有配件,包箱的疑难杂症,都可以在一个小时内搞掂。

  禾师傅的工作室仅七八平方米,堆放着螺丝、手挽、拉链等上千种包箱配件,其中仅仅是拉杆和轱辘,就各有几十种。在他这里,还能找到十几年前就已停产的配件。禾师傅很讲究细节,修理布质的包箱时,起了毛边的地方他都会用气枪烧一下,封住毛口,“千万不要剪,容易烂”。

  不管刮风下雨,每日早上十点禾师傅准时开门,夏天晚上七时关门,冬天提前到晚上六时。他说,用自然光更顺手,灯光会有影子。门上明码标价,最便宜的维修项目只需5元,最贵的也不过百来两百块,“做呢样饿唔死又发唔到达,全凭兴趣。”禾师傅一直乐在其中。

  “我找他修过六个箱了,手艺冇得弹”,“责任心强,人很实在”,看到记者采访,过往街坊都主动走来发表意见。十来年练就出的精湛手艺,让禾师傅响垛省港澳,驰名国内外。“交易会期间鬼佬最多,以中东人为主,他们的包箱都很靓”。尽管禾师傅不懂英文,也能 “手指指”与慕名而来的鬼佬叽里咕噜地沟通一番。

  一个暴雨渐歇的上午,记者来到禾树勋的档口,门口坐了两个年轻小伙子,一脸愁容。只见禾师傅麻利地将拉杆从包箱里拆出来,指着隐藏在包箱中的那部分说:“最后这节凹凸变形,当然缩不回去,而且这是旧伤,你们这次是‘食死猫’了。”

  原来,两个小伙子是东站附近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服务生,他们帮一位客人将拉杆箱等行李送上房间后,包箱的拉杆竟然不能伸缩归位。客人一口咬定是他们弄坏的,并以包箱是限量版为由,要其给修好或巨额赔偿。“我们只是实习生,一个月就一千多元,不知道该怎么办”。

  从酒店业的同行处打听到禾师傅的地址,两人急忙赶来。谁知禾师傅修好后,客人仍诸多刁难。禾师傅不仅给彻底换了个新的拉杆,还教两人如何延长拉杆的寿命。临走的时候,禾师傅说:“如果他再‘屈’你们,你们就照我说的跟他讲理。”

  禾师傅的档口不大,窝在文明路一个住宅小区的值班室旁边,小区门口竖着“修箱第一家”的牌子,倒是十分醒目。“何以说自己是‘第一家’?”面对记者的疑问,58岁的禾师傅爽朗笑道:“不是每个人都同时懂化工、塑胶。修包箱不仅要同时懂这些,还要知道哪里有厂家、行家,可以订制各种型号的配件,附近几省之内,没人比得过我。”

  敢称行业“一哥”,跟禾师傅的经历不无关系。据禾师傅介绍,1994年左右,拉杆箱从境外引入,香港、台湾商人纷纷在内地设厂生产包箱。1997年,禾师傅入行,与朋友合伙做起拉杆箱外贸生意,“当时我负责包箱的生产,清晰了解包箱整体制作流程和工艺。”

  随后,拉杆箱在老百姓家里逐渐普及起来。“一个箱随便就几百上千元,坏一点就不能用了,太可惜。”卖包箱的越来越多,却鲜见会修的,看到修箱市场的空白,加之1998年席卷亚洲的金融危机让生意日渐难做,禾师傅索性转为专业修箱。

  轴承轱辘最可靠,因为如果不是轴承的轮子,滚动起来就容易与胶质骨架互相摩擦,胶架容易变形,就拖不动了。

  钢质的龙骨韧性好,才够扎实,塑料的就没那么好。如果箱底的里衬有拉链,可以打开看,否则用手隔着里布摸

最新资讯:
Copyright © 2002-2017久赢国际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久赢国际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