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箱包展示 |联系我们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钱包 >

先生被公司派到中国

作者: admin发布时间:2019-04-28 02:45

  转自:卢璐说(ID:lulu_blog);作者:卢璐,简书签约作者。服装硕士 两个女儿 一个正在努力成为“全职太太”的家庭妇女, 致力分享中法文化差异。个人公众号:卢璐说(lulu_blog);

  这个急,这个气,和航空公司这一顿理论,终于在十几个小时后,箱子和表都完璧归赵。

  S太太说:“箱子里还有两块爱马仕的丝巾和一个LV的包,都是帮中国同事带的。”

  那边T太太抢答,“我家那个上次出差带回来一箱子名牌包。唯一个没牌子的,是我的。我妈村子里面的皮匠,照我原来那个断了带子的包重做的。”

  一群在中国不用上班的全职法国太太,在上海市中心整栋老洋房的花园里面,端着咖啡,唏嘘一片。

  口水擦干净之后,S太太想想不对,又说:“买卡地亚表的是我先生的助理,一个月工资八千不到。她先生也在我们公司,工资也就一万多,还有一个六岁的孩子。你说,买卡地亚的钱哪里来的?”

  T太太赶快附和说,“对呀。看看上海满街的名牌,再看看中国员工的工资,钱是自己印出来的么?

  每次遇到中国疑难问题的时候,她们就会想到我。一齐扭头看着我问,“Lulu,你们中国人的钱哪里来的?”

  我呷了一口咖啡,悠悠地说,“不就是一个包,一块表吗?与其问中国人为什么有钱买,我想问,你们为什么不买呢?”

  在巴黎的时候,我住在La Defense,是全法国最集中的大公司金融区,背着名牌包来上班的女人,少之又少。

  就算是在国内,随便找个外国人聚集的地方,我敢打赌,背着看的出牌子的外国女人的比例和中国女人没法比。

  先生被公司派到中国,带着上国际学校的孩子,还不用上班的全职法国太太们,我敢对天保证,不是钱的问题。

  “贵?LV就几百欧元,夏奈尔,迪奥也不过两三千欧,就是爱马仕的birkin,也不过一两万。

  国庆节,圣诞节,春节,清明节,复活节,五一节,端午节,你有一个别去旅游,买个新款迪奥绰绰有余呀。”

  T太太又插话:“哎,可是Jane.birkin和爱马仕有什么关系?爱马仕用她的名字出了一款包吗?”

  那边S太太说,“不是我买不起一只迪奥的包。问题是,如果我背了一只迪奥的包,我怎么能穿Zara的衣服?至少也要穿Lavin的连衣裙,配Christian Louboutin的红底鞋,带Chaumet的珠宝……”

  T太太接着说,“既然这样,出门怎么能坐别克商务?要Citron C6,司机要穿制服,外加铁塔一样的保镖。”

  M太太也接话,“既然这样,我怎么能住在只有三间卧室的上海呢?我要住在巴黎六区石头房子的顶楼,六个卧室,每间都用巴黎铁塔做背景。”

  “不是”,她们一起拼命地摇着头,“有什么比背着小香,去挤地铁更让人心酸的事情呢?”

  我不同意,“东西可以一样一样的买。背着小香去挤公车,至少你已经有小香啊。”

  她们一起摇头说:“Lulu,不是这样的。我们不是买不起那一个包,我们是买不起和那个包等值的全套东西。我们也不想打肿脸,硬塞进那个不属于我们的阶级。”

  我最名牌的包是大妈买菜的Coach,在美国Outlets买的。因为亚洲脸,走到门口被导购拖进店去了。打了不知道多少折,再加折上折,真心便宜,脑袋一热就买了几个。

  我不买名牌包,还因为我是一贯粗心的人。万一包脏了,划伤了,或者干脆丢了,背着反而等于背了个负担。

  如果我有一笔可以消遣的小钱,我会优先选择全家去旅游;添置家里用得到的东西;让阿姨每天多做几个小时,给我腾出一些自己的时间。

  好吧,就算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,要懂得犒劳自己。我会在我买熟了的牌子里面,从上到下的焕然一新;或者去深潜,去滑雪,去跳伞,做一点一直想去但是一直没有去的事情。

 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区别不是国家GDP,而是人均GDP,还有整个社会综合发展水平。两者都是必要条件,缺一不可。

  这也就是为什么现阶段满地土豪的海湾产油国,还算不进发达国家里面去的原因。

  所谓的社会综合发展水平,有各种评定标准。其中一个具体表现,是否有稳定庞大并且持续增长的中产阶级。

  中产阶级是一个看起来明确,其实模糊的概念。根据国家,时代,社会指数以及每个人自身的解读,都可能会产生不同的定义。

  不过中产阶级有一些必需的条件:有车、有房、有存款、有退休金、有社会保险、有能力送孩子接受高等教育,要交税,交税的数目有点心疼。

  而且有自己独立的文化意识、价值观、生活方式,在持续积累财富的同时,并不把鲤鱼跃龙门,挤进上层阶级作为自己的人生梦想。

  在只有“富人”和“穷人”的发展中国家里面,当然也存在一些收入中等的人,但是尚未形成阶级。

  所以在发展中国家生活的人们以为,只要甩离了贫困,就可以进入所谓的“上流富人”阶层。于是人人把挤进上流社会作为自己的人生梦想。

  整个西方,从十八世界发明了蒸汽机之后,陆续开展工业革命,至今已经两百多年了。

  以至于昔年的那些土豪暴发户们,都有足够的时间,从从容容几代传承变成了彬彬有礼的贵族。

  上流社会不是用来塞的。想削尖头挤进去的人,往往都成了晚会上必不可少的笑柄。

  所以对于长在中产阶级家庭,从小接受中产阶级教育,形成中产阶级思考体系和价值认知的欧洲的广大中产阶级来说,他们并不过分追求进入上流社会。

  背着和自己身份不符合的名牌包,不是在给自己增面子,反而是在给自己掉价儿。

  那个价值明确的包包,变成了愚蠢昭然的一个笑柄:背个迪奥就可以混进入上层阶级?呵呵,她有几两,她自己不知道,咱们大家还不知道么?

  一个在LVMH做到很高层的朋友给我讲过,今天的奢侈品,最大的成本消耗其实是广告。

  说到真正的商品成本,香水最花成本的其实是香水瓶,唇膏最花成本的其实是唇膏管。

  几万块的东西质量的确比几百块的淘宝货好,但是名牌总是属于性价异常不成比例的那一种。

  各个奢侈品公司自己也说,顾客选择我们的产品,看中的是品牌故事,品牌价值,品牌形象。

  爱买名牌包的可不仅仅是中国人,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富人阶层,俄国新贵,有石油的阿拉伯国家,还有非洲的有钱人,都对奢侈品趋之若鹜,爱不离手。

  不过我们人多力量大,经过国产土豪们的努力,2015年据说全球百分之六十四的奢侈品都被中国人买回来了。真是可喜可贺,再上标杆。

  看我买的起名牌包,我付得起上流的待遇,我有更好的生活,我是个有价值的女人。

  由此产生了一系列的思想变化:自信,自爱,满足,被尊重,可炫耀,被嫉妒……

  中国女人被压迫几千年了,我们需要一个让别人看得到的参照物帮助自己确定坐标,来表明自己的价值。

  所谓的身份、地位、能力、爱……都是一些抽象的无法准确衡量的东西。可是钱却是一串清晰的数字。写下来,一目了然。

最新资讯:
Copyright © 2002-2017久赢国际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久赢国际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