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箱包展示 |联系我们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背包 >

虽然影片最后没有采用唱昆曲的部分

作者: admin发布时间:2019-04-25 00:36

  话题人物是曾经的 Top 男团“至上励合”的队长,今年已经34岁的张远。

  作为 2008 年就出道,曾经的内地第一男团,“至上励合”给不少女生留下了青春时代难忘的回忆,但客观地看,这个团的成员,现在都不算红,甚至有点糊。

  张远这次和其他几位同样出道过的男团成员高嘉朗、杨非同、高瀚宇组成临时组合“牛肉干”,前来踢馆。

  他的亮相,也让同为 07 快男的吉杰、王栎鑫、俞灏明、苏醒、张杰……整整齐齐的发出了应援微博。

  但当这四位踢馆成员开嗓,唱出《追梦赤子心》,就算不带情怀滤镜,你也明明白白看得出来,他们不是来玩玩,蹭蹭热度而已。

  表演结束,四位导师齐齐叫好,苏有朋还特别指出:“你们今天在舞台上的状态,证明这些年都没有疏忽业务”。

  虽然因为赛制对这些老男团成员特别严格,导致最后有两人离开了舞台,但对本次参加选拔的后辈们,也起到了相当积极的影响。

  张远的一番话,更是让人感受到了男团真正的魅力:不是营营业,卖弄一下颜值和身材,靠女孩们的追捧赚点钱,而是凭实力让人感受到 “偶像” 这个词背后的内涵 ——对梦想的渴望,不屈不挠的毅力和意志力。

  导师出场秀环节,他一亮相就丢了一个炸弹。劲爆的舞蹈,流畅的 rap,以一曲全新改编的《青苹果乐园》,完全超出了观众想象。

  很多网友哭了,直呼:“苏有朋超 A 超飒,必须 pick !!”、“能唱能跳能 rap 的全能苏,帅炸了!”。

  本以为这位当年的“乖乖虎”会是温柔挂的班主任,没想到在等级评定环节,他一上来就不留情面地狂虐选手。

  照顾队友最多的队长彭楚粤被分到了 F 班,苏有朋给出的理由是,因为这个团体关注度高,所以标准会更严苛。

  当被分到 A 班的学员表示自己想陪兄弟去 F 班,苏有朋现场发飙,直接问“当班主任们的评审是开玩笑?”。

  第二期,有两位学员的唱跳十分划水,被他当面批评:“我们不是一个看情怀的舞台”。

  另一位选手豪言:“我的说唱全场最强”,但 Freestyle 连拍子都乱了,苏有朋也是第一个出声批评。

  能坐在导师席位上的苏有朋,不就是因为几十年如一日的认真和自我要求严苛,才有了今天吗。

  46 岁的苏有朋为了能符合男团标准,开场一分半的舞台表演,苦练了 3 个多月的时间(这段表演即使是对一个 20 岁的年轻人来说也颇有难度吧),体重下降了 16 斤。

  其实,就是苏有朋为了几个月后《创造营 2019》上的演出而做的准备工作。

  从在微博发布的练习花絮可以看出,苏有朋在距离节目录制还有 76 天时,就开始编排舞蹈。

  当时微胖的苏有朋还是个“苏有月月”,身体动作也比较僵硬,跟不上舞步,就一遍遍练到汗流浃背。

  这期间,他经历了很多次情绪崩溃,最严重的时候,一放这段音乐就反胃。但他也没想过要放弃,反倒跟自己说“狠劲拿出来,非要不可。关关难过,关关过。”

  街舞动作利落有力度,搁现在也是妥妥的“爱豆男团” C 位。rap 部分的词是他自己原创,也很用心,将自己出道 30 年的经历浓缩在短短两百字里。

  一边大玩年龄梗说王俊凯他爸是自己粉丝,一边霸气外露地放话“出道三十年还没退休,就是我本事”,气场 max。

  都说艺人这一行是“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”。但其实小红靠捧、大红靠命、长红靠拼。

  苏有朋,作为中国初代男团“小虎队”成员“乖乖虎” ,15 岁出道,是名副其实的男团鼻祖级人物。

  在那个没有手机、交通也不发达的年代,小虎队举办的演唱会也是场场爆满。发行过的专辑张张热卖,《逍遥游》《爱》两张专辑销量就达到1500万张。

  想着要向社会大众及歌迷证明自己,填志愿时苏有朋想都没想,就按着分数排行榜的学校和专业填。

  结果,在考上了台湾大学机械工程系之后,才发现自己对这个专业完全没有兴趣。

  而这个“叛逆”的决定,让他的“乖乖虎”人设全面崩塌。曾经有多少版面夸赞苏有朋学业事业两不误,当时就有多少版面抨击他。

  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觉得自己成了“过街老鼠”,甚至一度躲在家不敢上街。

  当时很多台湾媒体都说,“乖乖虎”之前的形象是公司“塑造”出来的,他本人根本做不到“会玩,又会念书”。百盛娱乐平台

  网站上最流行的就是骂苏有朋,一些网友甚至把他称作“输又碰”。粉丝对他更是失望,自己的偶像果然还是要为了名利放弃学习。

  后来索性他跑去英国留学,最颓废的时候他一个人生着病,偶尔会陷入昏迷,他想着“干脆死了算了”。

  雪上加霜的是,当时苏有朋的家里经济也出现了问题,父亲投资失败,父母闹离异,弟弟的学费和房租,还有贷款要还......

  苏有朋试过出唱片、出书、主持、上综艺,但屡次尝试转型都不成功,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迷茫。

  当时他还要养家,每个月要还 5万块的贷款,最惨的时候,卡里只有不到 2 万,无数次面临“破产”的窘境。

  但关于如此戏剧化的人生境遇,苏有朋倒是很看得开。他踏踏实实的工作,只为等来一个重获新生的机会。

  作为“过气组合”成员,剧组给苏有朋的片酬并不高。对方还声明组内没有助理,条件不好,全是新人。

  因为之前没有系统的学过表演,苏有朋拍戏时总是被导演骂。加上北方寒冷的气候、水土不服和艰苦的剧组生活,让这个南方孩子开始怀疑只身一人“北漂”是为了什么?

  也是在那时,他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。他把每天经历的敲打都记录下来,警醒自己放下包袱,心态归零。

  天赋不够,他就用努力来凑。失去了并不可怕,靠自己的努力把失去的重新握在手中才是本事。

  监视器前,前辈休息时,都能看到苏有朋的身影。有时他还会演一段让前辈指出问题,现场改正。

  他那时根本想不到,《还珠格格》一经播出能一举创下 65% 的收视奇迹。深情又可爱的五阿哥也让苏有朋红遍大江南北(直到现在,还是暑期档必备电视剧)。

  重新走红后,苏有朋感触最深的一次,是香港宣传《还珠格格》时,不大的记者会现场涌进 8000 多人。

  之前饱受舆论折磨的他,靠自己证明了:失去的东西,是可以通过努力拿回来的。

  按说,这人生也够曲折了,下面就应该顺着演员这条路,顺风顺水地走下去了吧?

  没想到,“五阿哥”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苏有朋都因为娃娃脸的长相受到局限,接连被剧组“退货”。

  在不被大家期望的那些年里,虽然接到的角色大多是配角。但苏有朋也没有放弃,还塑造出一个又一个经典角色(现在看都是我们的童年记忆啊)。

  在这样一部部作品的累积中,他终于熬过青黄不接的尴尬期,获得了自己事业上的新机会。

  为了演好张无忌的角色,他每天都在 A、B、C 三组里不停转场。炎炎夏日,头皮捂在假发里,整块皮肤都开始溃烂,卸妆后堪比毁容。

  他说自己在各个剧组“流浪”,却又像笼子里的鸟,发现自己演来演去,还是在偶像剧的圈子里打转,再也接触不到有挑战性的角色。

  他不满足,不想只被定义成“偶像演员”。还调侃自己说“明明可以靠颜吃饭,非要靠才华。”

  在接到电视剧剧本量最高的时候,他做了一个任性的决定:推掉了很多偶像剧的邀约,去变成一个实力派的演员。

  他开始去敲一些制作比较好的电影的门,可是那些导演们不认同他。于是他转去演舞台剧,但舞台剧导演也不大看不起他。

  他想办法提升自己的演技,接一些很有挑战性,但却让人看起来“自毁形象”的角色。

  拍主旋律电影《康定情歌》,还在《热爱》里饰演人格分裂的精神病患者,但还是没有受到大众关注。

  这个角色戏份不重,也很难演。但看到剧本时,苏有朋就知道,这个机会一定得抓住了。

  为了演活白小年,他自掏腰包拜师学艺,跑去北京昆曲剧院学了一年唱戏,吊嗓子、掰手指、劈叉开筋。

  他回到宿舍后,整个人脑袋都空了,和经纪人打了退堂鼓,“我们退出吧,我旁边站着的都是影帝、影后,不要因为我的表演耽误整个剧组。”

  后来他还给导演陈国富唱了一段《游园惊梦》。字正腔圆的念白和媚态,让陈国富对这个昔日的偶像演员刮目相看。

  虽然影片最后没有采用唱昆曲的部分,但苏有朋的努力没有白费。2010 年,他凭借白小年这个角色,获得第 30 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。

  我不需要大家一直关注我肯定我,我只希望有那么一瞬间,就像现在,会让人觉得,啊,原来他过去二十年也挺努力的。

  本以为苏有朋会乘胜追击,没想到他却再次跳出了刚刚稳定的演员舒适圈,又一次跨界。

  演员也好,歌手也好,跨界当导演“翻车”的真的太多了。但他还是决定探索这片未知领域。

  于是他推掉了当年的全部商演,处女作《左耳》更是经历了 36 次更换编剧。

  他从酷暑拍到寒风四起,每天在片场赶进度,拍完头发白了一圈。演员、编剧、剧组工作人员无一不“吐槽”他的严厉。

  苏有朋已经彻底摆脱了“乖乖虎”的标签,歌手、演员、导演,如今他的头衔越来越多。

  在大家都以为他要转战幕后的时候,突然他又“变身”为《创造营2019》的导师。

  《创造营2019》里,踢馆的张远,评委里的郭富城,也都是和苏有朋一挂的。

  他们都经历过失败,甚至是很多次失败,但从来没有放弃自己,躺在旧日的功劳簿上混日子。

  他们也都明白,梦想很重要,但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,拥有对应的实力,也一样重要。

  否则,所谓追梦就会变成空洞的口号,变成抱怨的借口,变成光阴虚度后的懊悔。

  像苏有朋《创造营2019》舞台上唱出的那样,生命是耐力慢跑,走过低谷才有资格胜利。

最新资讯:
Copyright © 2002-2017久赢国际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久赢国际网站地图